摄影师陶羽

且向山水寻光景,何必江湖争令名?竹杖芒鞋轻胜马,天地苍茫任吾行。

格拉斯哥:风雨中爱恨成河

到格拉斯哥的第一天,在中央火车站下车时已是傍晚,站台外人来人往。天空乌云密布,下着小雨,这样的天气正是格拉斯哥气质的绝佳搭配。冬天的格拉斯哥白昼短暂,炭黑色的老建筑褪不去近代工业的气息,穿着深色长款大衣的行人用粗犷低沉的苏格兰口音在雨中若无其事的交谈着,拥堵的马路上不时有黑色复古出租车停下来载客,也有拎着苏格兰“特产”buckfast药酒的流浪汉偶尔在街上大声喧哗着走过。烟雨和黑夜模糊掉了现代城市的痕迹,在这火车站外好像置身在九十年代初泰坦尼克号始航的码头。雨就接着下吧,这样的天气搭配这样的氛围也可以让人流连忘返,而且你不需要拿出手机关心时间,抬头就能看到高高的钟楼上明亮的表盘。

格拉斯哥大学毕业的一个朋友就跟我说过他有多喜爱他的母校:“我小时候梦到自己到了一个地方,抬头就能看到一个特别高的钟楼。。。后来没想到上的大学就是这么一个地方”,黑红色的砖墙、古朴的窗户和雕塑、褐色的穹顶、高耸的塔尖,“还有这么一座钟楼。就是这样的钟楼”,我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格拉斯哥大学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十所大学之一,它的存在也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之一。在格拉斯哥大学工作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虽然不算多,但却都是几个重要领域的奠基人,比如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工业革命之父瓦特、热力学之父开尔文,现代抗菌药之父约瑟夫·李斯特。参观时,曾在校园里看到一棵老树下躺椅上两名学者端着一个线条模型在讨论着什么,对照着走廊里的纪实素描不禁感慨,几百年了这里的环境氛围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当年瓦特也是在那张躺椅上午休和同事讨论学术问题的吧?

格拉斯哥大学南面山坡下是凯尔文哥罗维艺术与博物馆,在学校主楼前的观景台便可以眺望到这座宏伟的建筑。凯尔文哥罗维艺术与博物馆有一百多年历史,是整个苏格兰最值得一看的博物馆。在入口买票时候询问了一下馆内的看点,售票员不假思索的回应everything,起初有点担心,因为一般美术馆工作人员回应everything的时候就说明这个馆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收藏。当然,工作人员是迷之自信的意大利人的情况除外,还有这座美术馆也除外。凯尔文哥罗维艺术与博物馆内有一百多万件藏品,精细的灯光,还有管风琴演奏。画廊里有雷诺阿、莫奈、塞尚、达利的巨作和部分梵高的早期作品。此外,中世纪的铠甲、雕塑和石刻等藏品也是玲琅满目、蔚为壮观。离开美术馆和格大,向东前行,市中心的每条街道两侧都能看到高大壮阔、古色古香的各式建筑,这些街道从各个方向在乔治广场汇集。这座广场以国王乔治三世的名字命名,四周有一些名人雕塑,正东是维多利亚建筑风格的市政厅。二月份到这里时广场中央搭着大型的嘉年华游乐场,熙熙攘攘,热闹非常。离乔治广场东侧不远处便是格拉斯哥大教堂,稍离开市中心的喧闹,这里显得格外安静。格拉斯哥大教堂是中世纪的建筑,由1136年经三百年建成,经历宗教革命保存至今。教堂本身算不上惊艳和宏伟,但其历史悠久,在世界上绝无仅有。整体建筑呈黑褐色,外部朴实厚重,内部精雕细琢,另有各个宗教的大量藏品被收集在教堂的博物馆里面,非常值得一看。

格拉斯哥的餐饮喜欢用椒盐做调味料,不管当地的中餐还是英餐,很多菜都会做成椒盐味的,我们惊喜的发现其实英国的黑暗料理加上椒盐后味道还不错!在格拉斯哥短短数日,已经让人喜欢上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的大街小巷,这里的钟楼,这里的酒,还有这里的椒盐江湖菜,风雨夜潇潇。

评论(12)
热度(558)
  1. 铃兰摄影师陶羽 转载了此图片
  2. Expo group of figure摄影师陶羽 转载了此图片

© 摄影师陶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