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forgotten despair

拍摄于遇害犹太人纪念碑。
2017第一张图,跟去年一样又是冬天的柏林。

冰岛逆时针环岛(第三部分)


这是我的十天冰岛旅行摄影第三部分。

第一部分在这里:冰岛逆时针环岛(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在这里:冰岛逆时针环岛(第二部分)

第四部分在这里:冰岛逆时针环岛(第四部分)


我觉得用图一、起头(呆呆的冰岛羊)、图十结束很有喜感~~我们开车驶过的时候,两只羊就在那看着,肥的像草垛一样,然后我停下去拍,后面的车也跟着停下来拍,最后第三辆车从旁边按着喇叭超过去把羊吓跑了。

图二是本次冰岛之行“最坑”的一张图。景点标识的地方是一个停车场,下车后就要步行了。万万没想到这一走(单程)便是8公里路,很远很远。。。很远。。入口没有提示牌,一路上都是极其boring的荒漠。到了之后围着飞机拍照的游客不少,因为走了太久路不等到没人拍一张实在可惜,我们便等到傍晚拍了一张到处都是的证件照。很坑吧?冰岛唯一一个零星推荐景点。

图三到五是Skutustaoahreppur火山泉,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都发过其他角度的,一大片硫化物味道的地热水池,火山泥,地热蒸汽。远处冒烟的地方近距离看就是图四。

图六在Dettifoss,下车后步行路上会有这一大片乱石地貌。

图七、八都是在草帽山的那个半岛上拍的,一路上从Arnarstapi到Djupalonssandur,再到londrangar距离很近,风景也不错。

然后图九在冰岛的某天晚上,天空终于放晴了,预测为kp3的北极光如期而至。


欢迎留言提问,感谢关注。


英国伦敦

虽然在英国生活工作,但是在首都伦敦的时间却屈指可数,想写点什么但是还没想好,想好了我会回来重新编辑这篇文章。

这里是证件照大放送,图八要跑进施工工地,其他拍摄点没有难找的,而且有时会发现在这些拍摄点竟然没有机位了!

除图一和最后几张外,剩下的都拍摄于15年3月,那天算是第一次开始拍风光。。。当然拍风光之前跟着英国苹果论坛的一群朋友经常出去拍人像玩,前后也有一年。

按顺序:圣保罗千禧桥,大笨钟,伦敦眼,塔桥,自然历史博物馆,温布尔顿。然后是金丝雀码头地铁站一出来是图七,继续沿河往东走是图八,九,十。

图一圣保罗是近期拍的,当时有个故事,下午在伦敦开完会就去了圣保罗准备补一张证件照,结果到的太早了,对着蓝天白云拍了很久(记得风挺大的),等着日落的时间,后来跑去桥下找另一个机位的摄影师聊天,那个摄影师是野生动物摄影师。然后火烧云来了,赶回占了一下午的机位发现被一个不太友好的黑人女同志占了!我刚到旁边就叽里呱啦的说离她远点挡她。。难得的高通透度火烧云千年一遇啊,虽然没法长曝光,不过还是趁黑人女同志拍摄间歇冲到前面快速按了一张。

对比后面其他图,不难发现风光摄影其实只要多学、多想,一年的时间进步空间还是很大的,不少在英国认识的华人风光摄影朋友大多也是在一年的时候开始拍出一些佳作的。我就大概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狂按快门、乱修图、然后开始各种3dlut,然后拍少了、只修局部、还原自然。以后有机会要补一张大笨钟的日落,还有转起来的伦敦眼。

柏林小记:深沉的背影

再访柏林,给人感觉依然是沉静而强大。柏林的气质,深沉、内敛。正如德国人给我们的感觉,在柏林有着最写实的缩影。柏林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才成为德国的首都。众所周知,两次世界大战都由这个国家发起,但不可否认,四十年代末期西门子也曾在南京保护了约二十五万中国平民。虽然经历了两次战败,它经济的恢复却是突飞猛进。这次正值欧洲难民潮,德国又接受了最多的难民,不禁让人寻味是什么样的民族精神让这个国家历经喧嚣而屹立不倒。在此仅以这篇摄影游记带大家走过柏林的大小街道,一起感受一下这座耐人品味的城市。

图1-2:德国议会大厅(照片分别是内部穹顶和主楼外观)。很多人预约参观会约不到好时间,其实只要晚一点过去排队就可以进入了,我就排队进去了两次,最近一次是二〇一五年冬天。上到穹顶之后人还是挺多的,第一张正好是日落时分。

国会大楼外观上采用了古典式、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多种建筑风格,历时二十年建成,后又历时十年完成了二战后的重建。德国联邦议院于一九九八年入驻国会大厦后,这座建筑成为了柏林城的新标志。除了巍峨的外观,国会大厦的内部也是环保与现代科技的典范。这里大致说下我还记得的几项设计:首先,位于中央的三百六十度锥形镜可以将日光散射到建筑底层的内室提供清洁照明。其次,内室产生的热量会经过一个热量恢复系统对穹顶进行供热。锥形镜外围还设有三百平方米的太阳能电池板为大厦提供清洁能源。另外,冬季回收的冷水会被储藏于建筑地下三百米用于夏季的室内降温,夏季回收的热量和热水又会在冬季用来取暖。

图3:亚历山大广场。柏林中心最热闹的地方,广场内有高三百六十八米的柏林电视塔、世界钟等景点。同时,这里也是柏林交通的枢纽,错身而过的黄色有轨电车成为了广场上靓丽的风景线。

图4:查理检查站。位于弗里德里希大街和Zimmerstrasse街交界处,冷战期间是非德国人在“两个柏林”之间通行的关口。

图5:波得博物馆。位于柏林著名的博物馆岛,岛上汇集了主题各异的博物馆,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图为岛上最外侧的波得博物馆,斯普雷河由其两侧流过,建筑为巴洛克风格,远观气势恢宏,近观精雕细琢。馆内收藏以拜占庭时期的雕塑、绘画和古希腊、罗马、及小亚细亚地区的原始硬币。经实际考察其在绘画上还是以近代作品为主。

图6:遇害犹太人纪念碑。碑林占地一万九千平方米,共两千七百一十一座无字碑板。二〇〇五年对外开放,时至今日,来参观、纪念的游客、市民仍络绎不绝。碑林设计独具匠心,给人以萧瑟肃然的感觉,亦契合德国建筑雕塑整体规整专注的氛围。

(重新修稿后,这里暂时删掉了柏林墙的照片,柏林墙目前有遗迹部分,还有涂鸦墙部分,如果日后有好的拍摄角度再分享上来。)

图7:柏林音乐厅(皇家剧院)。柏林音乐厅由德国著名建筑师辛克尔设计用时十年建成,后又五年进行重建。外部恢弘大气、内部细节华丽。这里上演过韦伯的《自由射手》、瓦格尼的《漂泊的荷兰人》,现在每年有近千场音乐艺术活动在这里举办。

图8:水上分子人雕塑。位于柏林东边商业办公区,有点像伦敦的canary wharf。分子人雕塑位于斯普雷河面上,高三十米,重四十五吨,铝制,象征和平、创造。

图9:柏林的周末街道都很空,不像伦敦巴黎有众多游客。

图10:柏林大教堂。教堂的建筑为文艺复兴时期风格,内部可容纳五百余人,地上建筑四层,最高达一百一十四米。在顶楼可以俯瞰周围全景(鉴于lofter图片数量限制,照片见日后续文)。

欧洲三大度假岛屿之Tenerife

位于摩洛哥西部的西班牙属Tenerife岛,在国内还比较小众,但在欧洲却是和西西里、圣托里尼并列的三大度假岛屿之一。除了度假最重要的沙滩和阳光,这里还有彻夜不关门的购物中心、餐饮和服务业(这一点在欧洲大陆比较少见)。

Tenerife岛的地貌主要是各式山脉、礁石、沙滩,还有以仙人掌为主的植被。这里租车很方便,大家要来的话也推荐租个车。

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其实只有一天的时间是用来游览风光的,所以照片的质量不高,开车绕北部山脉走走停停,纯属旅游纪录。简单介绍下:图都是在山上拍的。第一张拍摄于从首府Santa Cruz出发去Bejia中途的半山腰,能看到岛中部的彩色房子和远处岛上最高峰Pico del Teide。第四张是东岸的Almaciga。再往回走到山脉中部El Bailadero,然后深入到La Cumbrilla,这里景色变得一般,树木越来越多,靠海更远,但是偶尔穿过丛林,却能看到如图八的“白色山谷”。最后回到El Bailadero沿东岸回Santa Cruz,图十正好太阳落山,一天结束。

比较可惜的是没有时间去Pico del Teide看它的火山地貌,据说这里有着最像火星的地表,不过从google map街景上看来一般(主要还是火山灰和仙人掌)就没挤时间过去。

在奥地利的火车之旅

奥地利四面都不临海,国民自豪的称自己为“高山之国”,由维也纳开始,笔者一路坐火车穿行于阿尔卑斯山脉,到达格拉兹和哈尔施塔特,又经由巴德依舍,萨尔兹堡,林兹回到维也纳。不过不得不提的是因为搭建于山间的铁轨曲折起伏,火车时速很慢。

图二、三拍摄于维也纳(其实还有很多很多景点,不过碍于10张图的限制这里只放两张维也纳的)。

维也纳有着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至今仍然繁荣显赫。不同于欧洲古城对历史残垣的留恋,在维也纳,中世纪古老、宏伟的建筑都会被粉刷打扮得光鲜干净。而且走遍每一条街道,绝找不到那种美式大城市底层的暗角。车水马龙,却是华而不乱。他不需要把年代烙成勋章戴在胸前,文化、音乐、历史都已沉积在城市的整体氛围之中。在维也纳,当代风采与历史底蕴相得益彰。

传统的四轮轿式马车是这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全欧洲没有比维也纳更适合坐四轮马车漫游的大城市了。照片拍摄于维也纳市中心圣米开莱广场通向霍夫堡宫的走廊内,这里也是马车穿梭、停歇最密集的地区。

图四到六拍摄于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兹。笔者经常在这里工作,所以在奥地利对格拉兹也最为熟悉。纵使这座城市曾是奥地利内地的行政首府,文化重镇,生活其中,却感受不到一丝拥挤与喧闹。它很像一座无限延伸的英式乡村,却多了城市的便利与多元化。高密度的人口在这座城市里被悄然安置、消化。市中心,锁桥尽头一座不高的山坡,成为当地居民午后、黄昏散步的绝佳去处。

在格拉兹的工作一结束,笔者就前往奥地利“世界上最美的小镇”哈尔施塔特(图七到十)。哈尔施塔特是萨尔茨卡默古特地区的一个村庄。每年来奥地利都向往着到这里一游,这次终于如愿。火车一路穿行于草原山间,经不住让人几次想出站驻足。由于酒店原因,笔者在与哈尔施塔特临湖相望的一处小村庄落脚。终于到站后,却没有后悔之前的决定。高山围绕,一条铁轨,几处别致的民房点缀其中。这里再没有文化、城市的羁绊,而是纯粹的生活、大自然与放松。

沿铁路向前转过一处溪流,便是柳暗花明又一景的哈尔施塔特湖。山环水绕,清晨有雾气弥漫,傍晚有夕阳映山。湖水由周围山泉形成,清澈见底,想起自己在英国居处经常喂养的大雁、天鹅,让人不禁欣羨这里的鱼禽。逗留三日,租当地的自行车、木船,去了热闹的哈尔施塔特镇,山间别致的木屋,湖上清丽的倒影,处处是景,步步入画。更可夕阳下,享受一杯清咧的啤酒,看山间水上,云雾变化,忽来阵阵凉风,远山竟是大雨瓢泼,彩虹映现其上,水鸟翱翔其间。不禁兴起,借布袋戏诗词为摄影作品配文,“醉饮山林,自是闲暇碧水间,笑红尘,总是爱恨贪嗔痴。若问人间逍遥在,风生之谷,客从山来。”

告别哈尔施塔特,走马观花去了巴德依舍,萨尔兹堡,林兹。值得一提的自是余秋雨笔下那座光彩但寂寞的萨尔兹堡。图一便拍摄于这座城市的最高标志:悬崖上的城堡。

这一组算是比较早期的作品,不足之处请包涵。

部分文字转自我在旅游摄影杂志和中国国家旅游上的投稿,还摘抄了之前发的微博http://www.weibo.com/ytaooo



瑞士:莱芒湖小记

(响应lofter旅游版主号召,把散图整理成文)

这次在瑞士只留了三天游览,想过北上卢塞恩、也考虑了南下拍摄马特洪峰,但最终还是很懒的留在了莱芒湖畔。沿湖一村一镇的走了大半圈,倒也不失所望。看惯了很多用自然风光装点的城市,瑞士却是用城市来装点自然风光。在这里,山水是主人,房屋、道路只能攀附屈从。

图一拍摄于Laussane,图二到四拍摄于Vevey到Montreux的路上。继续东行,图五到八拍摄于Chillon到Villeneuve的路上。值得一提的是离开后才发现这个Chillon原来就是希隆,一个在旅途中偶然遇见“并不起眼”的城堡,竟然是之前就有读到过的权倾一时的希隆古堡。

最后一站,火车返回日内瓦(图九、十)。日内瓦是瑞士的会客大厅,汇集了能想到的各大世界组织、协会,收拾的干净整齐,有现代化的舒适、便利,少了欧洲城市的厚重和历史。有人说瑞士缺乏历史文化沉淀,是欧洲的“暴发户”,但这大好河山、宇宙自然,却不把历史文化放在眼里。

我很享受这次的“一湖游”,回想起来,旅游也不一定要去很远的地方。也许正如拜伦在《希隆的囚徒》中想表达的想法,自由与自然紧紧相连,它们很可能同时躲藏在咫尺之外;当我们不能越过咫尺而向它们亲近,那就是囚徒的真正含义。  

感谢关注!后面会继续更新我在法国和奥地利的图文作品。

德国南部城堡之旅

去之前我已经为这次德国南部的城堡之旅做好了详细的路线计划,大部分拍摄点已在google map上找好。虽然只有短短四日的行程,时间却算充裕。周五在柏林的工作结束后便直飞慕尼黑,然后机场租车,当天晚上就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新天鹅堡Neuschwanstein Castle(图二、七)。

由于天气预报当天有雷雨,所以起了个大早,蒙蒙亮的天空乌云密布。找到计划好的第一个拍摄点(天鹅堡最著名的索桥)后,发现由于施工封路了(后来得知这个景点已经封闭快一年了),整条能看到天鹅堡正面的路都去不了。不愿放弃,于是翻过围栏(发扬户外摄影师的长项),一路找土路往上爬,终于登上了高点,视角还不错,虽然有很多树木遮挡,不如索桥上视野开阔,不过留个纪念照还是可以的。

下山后又走到缆车站下面(缆车还没开门,等缆车开门估计雷雨也要开始了),于是一路往草地深处走,碰到牛群跟了一段儿,图一背景左侧山上就是新天鹅堡(就是图二的城堡),右侧的黄色建筑是老天鹅堡(也就是图四的城堡)。中午开始断断续续下雨,在附近一个叫Gipsmuhle的地方找到了一条小溪流(图三),拍了几张。

第二天不太顺利。想去一个叫Schrecksee的地方(有兴趣可以自己搜一下,google map街景上就已经很美了),上山爬了6个小时近10公里的山路,路很险,又窄,回来研究地图才发现这个湖海拔1600米,而且没有路直接绕到湖边,要翻越一座1800米的山峰。当时还差最后两公里路时候放弃了,因为路开始变的特别陡,一侧山峰,一侧悬崖,石子土路也很滑,另外能看到山顶大雾,得穿过去。想想也没准备雨具和登山工具这次就算了。很可惜的是全天没有一张照片。下山又3个小时。整个行程从山脚开始,基本没有缓坡,徒步几乎翻越了一座缆车高度的山峰(山顶已有积雪)。还有就是全程没有见到一个路人,可见这条徒步路线有点艰难。

第三天去了Hohenzollern城堡(图一、八),在城堡对面的一座山坡上可以看到城堡全景,这个路程3公里左右,相对简单。中午去拍摄了一些不同焦段、构图当是踩点,下午回酒店“凉快”,顺便筛选了一下照片,下山时候拍了图九。傍晚再回去,拍了一些夕阳,偶尔有人经过来看看,能说英语的会打个招呼,碰到一对德国老夫妇,聊天时候说我去过的德国的地方比他们都多,心里略有得意。最后打算收工的时候又碰上一对年轻情侣,正好把他们拍了下来。

最后一天,悬崖上的Lichtenstein城堡,晚上要赶飞机回伦敦,所以在正午时候拍了一张,权当纪念照了。

清晨的Manar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