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默斯福特


由鹿特丹前往恩斯赫德中途停车休息时偶然撞进了这里,

在游客中心询问得知它曾是十二世纪时的城堡,运河环绕着老城,

城内没有高楼,两圈幽静的小巷环抱着热闹的中心广场,

商业街和运河支流穿过圆心纵横交织成了这一幅优雅而古老的画卷。


行走在路上,总有美好,不期而遇。


荷兰其他文章请点击:

羊角村:愿这一份耕耘永世流淌

白城索恩:笑看风雨过,不觉已白首

风车村,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羊角村、格罗宁根:初见荷兰


明斯特:愿生活明媚如斯


经修缮的中世纪建筑搭配着橙红色调的阁楼,让有着一千二百多年历史的明斯特显得格外年轻。明斯特(Münster)的老城区曾在二战中严重损毁,重建工作却非常成功,而且还以此闻名成为了德国现代建筑和修复后古建筑结合最完美的城市。如今的明斯特风华正茂,是德国著名的大学城和自行车之都。这里有五万大学生,三十万人口,和五十万辆自行车。老城区见不到汽车,行人大多是年轻人,即使是老年人,也还保持着年轻人的出行方式。路边欢声笑语,夏日的明斯特阳光灿烂,愿生活也明媚如斯。


图1-5部分取景于明斯特建于十四世纪世纪的圣兰贝蒂教堂(St. Lamberti)。图7-10拍摄于明斯特建于九世纪的圣保罗大教堂(St.-Paulus-Dom)。

游莱茵河随笔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莱茵河了,

但只是浮光掠影,知道它是欧洲很著名的一条河流。


后来在英国生活,也常走访一些欧洲内陆的大城市,

发现每座大城市几乎都有一条著名的河流,

伦敦的泰晤士河,巴黎的塞纳河,维也纳的多瑙河,柏林的施普雷河,

还有科隆的莱茵河。

这时候又觉得莱茵河其实很平庸,

在所有地方都能见到类似的河流,

不宽不窄,不急不缓,还要将城市划为两个区域给交通带来不便。


直到后来注意到德国西部的古城堡几乎都在莱茵河畔,

便试图顺着莱茵河游览这些古迹,

去年走访了德国境内莱茵河的南半段,

由科布伦茨(Koblenz)到美因茨(Mainz)。

今年又走完了北半段,由波恩(Bonn)到科布伦茨(Koblenz),

一路沿着蜿蜒绵长的河道,经过一座座风景如画的村落,数着数不尽的城堡和山峦。


这才感受到莱茵河在欧洲历史上的分量。

它和欧洲其它河流的区别在于:它不是某座城市的那条河,

莱茵河绵延一千两百公里,

划定了大半个德法边境,还有整个德瑞边境,

无数历史悠久的大城市由它而起,无数古堡、要塞、庄园沿其河道而修建。


我在整理照片时也顺带翻了翻莱茵河流域的历史,

这里与读者分享一下:

最早居住在莱茵河畔的是凯尔特人即高卢人部落,

后来罗马帝国兴起,沿莱茵河建立了一座座军事堡垒,统治者将其美化、开发。

当时的莱茵河灌溉了罗马帝国的瑞士省、日耳曼省、比利时省和巴达维省。

后经过灾难年代,堡垒被夷为废墟,在改革时代,城市又得到重建,

直到古罗马灭亡,莱茵河沿岸已面目全非。

后来又经过了漫长的时间,

莱茵河洗涤了流经的每座城市和村落,孕育了新的文明和希望:

骑士制度在美因茨出现,资产阶级公社在科布伦茨形成,民主和科学也在莱茵河流域诞生。


雨果说在欧洲的历史中,莱茵河是神的旨意,

它见证了人类的战争,也见证了人类的思想。

莱茵河是欧洲大陆文明的象征。

言之凿凿,确可信据。


此行沿河南下只想走的更远,多看几座村镇和城堡,便没有太多考虑摄影的时机和地点,

照片多为白天沿途拍摄,不过这样也更能不偏不倚的展示莱茵河流域风景日常。

遇到很多山清水秀的村落,没有特意记下名字,或去找无遮挡的拍摄角度,

不过只要知道是沿河而行,日后定能再找回这些所在。


最近得知这条在去年偶然寻得的路线,其实早在一九三三年已被朱自清先生提到:

“从马恩斯到哥龙算是中莱茵,游莱茵河的都走这一段儿。”

马恩斯即美因茨,哥龙即科隆,在波恩北面一点,

其实我觉得科隆到波恩这一段很短,古迹也不多,“中莱茵”可以由波恩算起,

毕竟此行遇到的第一个大城堡龙堡(Schloss Drachenburg)就在波恩对岸,

顺便提一下,在龙堡对面的山坡上还有一座彼得堡(Petersberg),

是德国接待外宾的城堡酒店,可以登高远眺龙堡。


最后摘一些朱自清先生的记述,细致又朴实:

“天然风景并不异乎寻常地好,古迹可异乎寻常地多。

尤其是马恩斯与考勃伦兹之间,两岸山上布满了旧时的堡垒,

高高下下的,错错落落的,斑斑驳驳的:有些已经残破,有些还完好无恙。”


“游这一段儿,火车却不如轮船,朝日不如残阳,晴天不如阴天,阴天不如月夜

——月夜,再加上几点儿萤火,一闪一闪的在寻觅荒草里的幽灵似的。

最好还得爬上山去,在堡垒内外徘徊徘徊。”


当时我也有随手记下一些城堡的名字和注释,

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想整理成文遗漏了细节,

现在提笔欲补上这些末节,却想既不能尽然记下一切风景还有所感受到的这段历史和文化风俗,

何故越俎代庖,便待读者日后亲自前往体验吧。


仅在此罗列沿途的一些地名,方便查询,沿途由北往南依次为:

Schloss Drachenburg

Petersberg

Ockenfels Castle

Arenfels Castle

Namedy Castle

Castle Burresheim

Ehrenbreitstein Fortress

Schloss Koblenz

Stolzenfels Castle

Lahneck Castle

Marksburg

Klopp Castle 

Romantik-Schlolb Burg Rheinstein

Burg Sooneck

Burg Pfalzgrafenstein

Katz Castle

Burg Thurant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喜欢!

莱茵河南半段的图文请点击: 德国西部的城堡之旅 

科隆图文请点击:科隆随笔 

科隆随笔


你可以在很远的地方一眼注意到它,

走近了却要迷失在车水马龙之中,遍寻不得,

高耸入云的科隆大教堂,处在一片繁华喧闹的中心。

就近停车,收拾背包,科隆之行就由此开始吧,

没有提前做功课,随性的走一走,

期待能遇到让我惊喜的场景,也没有太多的期待。


周围是陌生的游客,也有喝酒狂欢的本地人,

沸反盈天,呼和不绝,我对科隆最初的印象并不好。


莱茵河上,正午的阳光亮的刺眼,

几乎看不到水面的纹理,也模糊了对岸的建筑。

烈日炎炎下穿行许久,

却在河岸一个开阔的阶梯平台上,转暗为明。

这里像一个露天剧场,

粼粼波光里,上演着你不喜欢也不厌烦的故事,

看着看着却入了迷,

然后慢慢被治愈。


这次由荷兰回布鲁塞尔,选在科隆小住两天,

想来是出于对德国的良好印象。

我喜欢德国城市的啤酒,食物,

不冷清不拥挤的空间,还有繁忙又休闲的氛围。


路过几家超市,随机选中一个,

拐进去拎了两瓶啤酒,又看中了一盒香肠,

想着今天在房间里做晚饭就不出门了。

傍晚的时候,和家人汇合,

听说了科隆巧克力博物馆和香水博物馆的一些有趣见闻,

看来也未虚此行。

回住所路上又进超市补充了鸡蛋和蔬菜,

还挑了姜和水果。

过马路时遇到穿行的有轨电车,

我们便躲在旁边的阴凉里,

电车带起了微风,身后的街道也变得迷人。

生活中的微不足道,组合成了幸福。


吃过晚饭后偷闲去了高楼楼顶的露天酒吧,

湛蓝夜色中,一眼又看到了科隆大教堂的尖顶。

晚风徐徐,霓虹摇曳,

美好的一天。

愿这一份耕耘永世流淌


小桥流水浅碧轻红的田园风光并不是它的全部。


千年前的羊角村曾是一片泥煤沼泽,有难民来此挖煤造渠,年复一年,早期矿工的奋斗和治理,让这里变成了闻名海外的水上桃源。这里静好的岁月,来自曾经辛勤的耕耘,亦如地域狭小但经济高度发达的荷兰,也经历过填海造陆,艰苦的生存抗争。此时,羊角村的村民也在小心应对着慕名而来络绎不绝的访客,他们希望把这份宁静和自豪分享给游人,但也在努力避免让这里沦为商业化的旅行产品。村里不设游客中心,不收门票,也不卖纪念品,因为只有以此为第一居住地的买家才可以购房,商业产业化的发展得到了限制。村里开放了民宿、酒馆和咖啡厅,但也仅有几家。入口的几处停车场依然免费对所有人开放。几百年沧海桑田,老房子换了新主人,逃难而来的煤矿工变成了彬彬有礼的知识分子。先民住不起的砖瓦房,现今远不如这传统的茅草屋顶造价之昂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羊角村之可贵,不在其风光秀丽,却在其世代传承之踏实勤恳的精神。


---- 于荷兰羊角村(Giethoorn)

笑看风雨过,不觉已白首


纯白的颜料,抹去了曾遭到战争破坏而脏乱不堪的过往。现在的它,远离尘世的喧嚣,也看淡了所有的烦恼与忧愁。如果世上有一片净土,能让你感受到纯白的美,不妨来到荷兰南边的索恩小镇,坐在温暖的石子路上,闭上双眼,细细咀嚼这里简单的生活和淡淡的惊喜。不用担心会妨碍过往行人,因为这里的居民也大多是白头发的老人,和这清风一样温婉和“缓慢”。不知道他们年轻时是不是也居住在这白城里?然后和爱人一起,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 于荷兰,索恩(Thorn)

环游比利时


比利时位于欧洲西部沿海,与荷兰、德国、法国接壤,与英国隔海相望,地理上是欧洲的海陆枢纽,有发达的外贸、运输业。历史上曾长期被周围强国分割统治,虽然国土面积不大,也没有名山大川,却吸纳了欧洲各地的特色文化,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城镇景点,多语言、多元化的国家特色。这次环游比利时的自驾路线如下:布鲁塞尔(Brussels) - 迪南(Dinant)- 列日(Liege;不推荐)- 安特卫普(Antwerp;不推荐)- 布鲁日(Bruges)- 科特赖克(Kortrijk)- 根特(Ghent) - 返回布鲁塞尔。


具体写过的几个地方见如下链接:

迪南:It's yesterday once more. 

根特:中世纪传奇 

布鲁日:in Bruges, in a dream. 


剩下的一些照片发在这里。

环游丹麦


之前具体写过的几个城市介绍见文末链接,最后还剩一些照片发在这里也算是索引贴。


P1-2:菲登斯堡宫

P3:里伯

P4-7:赫尔辛格

P8-9:恩斯戈夫

P10:哥本哈根


我们的丹麦环形自驾路线发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Copenhagen -> Roskilde -> Slagelse -> Nyborg -> Odense -> Egeskov Castle -> Kolding -> Ribe -> Esbjerg -> Herning -> Aalborg -> Aarhus -> Sjællands Odde -> Fredensborg -> Gilleleje -> Helsingør -> Helsingborg -> Copenhagen


前文链接:

欧登塞(Odense)

哥本哈根(Copenhagen)

里伯(Ribe)

奥尔胡斯+罗斯基勒+赫尔辛格

丹麦王国的千年海港


公元八世纪,丹麦王国成立,随航海业兴起,维京时代的版图曾一度包含现在的挪威、英格兰、苏格兰和瑞典南部。现今的丹麦已不再是“北海大帝国”,唯留安静美丽的海港记载着这里千年来的海上历史。这里简单介绍三座有着悠久历史的丹麦海港城市。


奥尔胡斯(Aarhus):位于日德兰半岛中部东岸,丹麦第二大城市和主要港口,兴起于公元九世纪。图1-4,拍摄于奥胡斯美术馆(Arhus Kunstmuseum)顶楼的圆形彩虹观景走廊。


罗斯基勒(Roskilde):位于西兰岛中部北岸,公元十世纪到十五世纪曾是丹麦首都,距离哥本哈根只有三十分钟车程。图5-7,拍摄于市中心的罗斯基勒大教堂(Roskilde Domkirke)和位于海边的造船厂博物馆(Vikingeskibs Museet)。


赫尔辛格(Helsingor):位于西兰岛东北岸,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七十年,兴起于中世纪。图8-10,拍摄于赫尔辛格近郊的弗雷登斯堡宫(Fredensborg)和中心沿海的克伦堡宫(Kronborg)。


 @LOFTER摄影  @一起旅行 

布鲁日:in Bruges, in a dream.

 @LOFTER摄影   @一起旅行 

位于比利时西北角的布鲁日(Bruges),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水城。“Bruges”是很多桥的意思,这座城市的名字就来源于密集河道上一座座别致的石拱桥。布鲁日有着悠久的历史,它起源于公元一世纪建立的军事要塞,十二至十五世纪是欧洲重要的商业中心,后来航运经济衰落,又于二十世纪重新兴起了工商业和旅游业。如今的布鲁日市区内水巷交错、烟柳画桥,古式房舍鳞次栉比,被称为“北方的威尼斯”,这里的建筑其实不像威尼斯那样陈旧,所以要叫作“南方的阿姆斯特丹”也是合适的。布鲁日的老城中心可以看到中世纪的广场、皇宫、教堂、医院和邮政大楼,其余的沿河小阁楼则大多于十九世纪仿照中世纪样式维修或补建。布鲁日的夏天,游客络绎不绝,不少人甚至会评价这里人满为患,其实只要不是旅游旺季(我们到这里时是四月中旬),布鲁日小城是相当安静惬意的。最后引用《In Bruges》里的一句台词来表达人们初到布鲁日的感受:I know I'm awake but it feels like I'm in a dream.

根特:中世纪传奇

在欧洲历史上,中世纪是指公元五世纪至十五世纪,自西罗马帝国的崩溃到文艺复兴运动之间的时期。在这个时期,欧洲大陆经历了战争与迁徙,衰落与繁荣。大量的宗教和军事建筑也在这个时期的根特出现。根特(Ghent)兴起于公元七世纪,位于斯凯尔特河和莱斯河交汇处,译意是“汇合”,曾是中世纪欧洲重要的港口、仅次于巴黎的第二大城市。后来经济衰落,退隐避世,至今得以保留了大量鼎盛时期的中世纪古城遗迹。这里的古堡、钟楼、教堂气势恢宏,宽阔的石子路被磨得透着青光,亮黄色的有轨电车穿梭其间,连接着错乱的时空。东经3.720561,北纬51.053887,是全欧洲最具中世纪情怀的坐标,这里是根特的圣米歇尔桥,围绕四周的是圣米歇尔大教堂、根特钟楼、圣尼古拉斯教堂、圣巴夫大教堂、市政厅、弗兰德伯爵城堡,以及东边香草岸(Graslei)上众多小型建筑和广场全部始建于中世纪,至今保留完好。很多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和演变,在那段岁月,欧洲历经封建争斗的漫长酝酿,终于有了后来的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现代欧洲社会的形成和源起,也许都需要回到这传奇的中世纪才能找到答案。

再见柏林:有趣的灵魂


方正规矩的建筑,大片的工业区,随时都在施工的路面,配上青灰色和棕色的城市色调,柏林没有一个好看的外表,可我却觉得它有一个有趣的灵魂。工作原因,我每年都要来到柏林几次,一住就是两三周,工作地点经常变换,但是从来没在这里开过车,喜欢长途步行走过柏林的大小街区,有时也会坐几站城铁,然后跑着过马路,我说柏林的人行道绿灯时间特别短,夫人却说是因为柏林的马路特别宽。不像有时候在美国出差,感觉忙碌又疲惫,在柏林的时间,工作再忙,也感觉身心是放松的,原因让我百思不解。无论是浓重的工业气息,或者灰暗凝重的城市色系,似乎都与我在柏林的放松心情毫无关联,这也许就像素雅单纯比起绚丽惊艳的画面来更加耐看吧?有一次跟老板闲聊,他也说自己很喜欢柏林,想住在这里,虽然他的父亲有一半德国血统,但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官话客套,我问他不是准备在康沃尔买套房子退休吗(英国最西南角一个安静美丽临海的地方),他说如果可能的话更想在柏林靠近中心的河岸买套公寓。柏林的河岸景色其实非常朴素,可不像欧洲某些水乡小镇,施普雷河(Spree)上看不到倒影,甚至都不清透。我没有再追问原因,一定也很复杂。当你从繁忙的都市来到美丽自然的乡村也许一下会被周围的环境吸引住,几年、几十年之后,再美丽的环境也会变成“熟悉的环境”,而无论你生活的地方现代还是自然、贫穷还是富有,美丽还是不美丽,“熟悉的环境”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也正如与我们相处的亲人或者朋友,最后能让我们感觉轻松愉悦、或者能吸引我们安定下来的一定是一个有趣的灵魂。柏林就是这么一个深沉外表下诙谐灵动的城市。


柏林市中心有一处著名的博物馆岛,岛上的其中一个博物馆叫波德博物馆(Bode Museum),位于施普雷河两条分支的交汇处,气势恢宏,古色古香。我每次到附近都会绕路来外围看一眼,第一次是因为要拍一张照片,博物馆后面有一架大吊车使画面美中不足,之后再来柏林想重拍一张发现吊车还在,往后年复一年,吊车从未离开,最后再经过就不会带相机了,不过依然要确定一下那架吊车还在那里,然后戏谑一下这个永不完工的工程。虽然德国的制造业工业非常发达,但是人工成本极高,导致城市建设进度缓慢,所以每次来都能看到周围大量的施工工地。今年在柏林夜晚走路经过施工工地的时候心里会比以往多一些担忧,因为前两年德国接收大量难民的事情,欧洲媒体报道了很多恶性案件,我也一度以为德国的犯罪率因接收难民大幅提升了。后来跟当地居民同事聊天,大家都认为这几年柏林跟十几年前比并没有什么区别,很多媒体为了传播接收难民的负面效果故意关注报道了类似案件。由此想到一些自己工作领域的科技类报道也经常被一些媒体不明原理的做了夸大扭曲。在现在这个信息快速传播的时代,分辨真伪、歪曲和误导成为了每个人必备的技能。这次在柏林东南偏僻的多元文化区(一般房价较便宜的地区也是外来移民聚集的地方,没有歧视的叫法就是多文化区)和市中心的哈克市场附近(Hackescher Markt)各住了一个多星期,感觉都很安全,晚上出门散步时候虽然随处可见拎着酒瓶走路的男女老少,不过基本没见到闹事的醉汉流浪汉。德国和捷克都把啤酒发展成了文化和庆典,在柏林街头,随处可见热闹的酒吧和移动啤酒车。一到晚上,普通行人手里也基本都会拿着打开的啤酒瓶,身上的袋子里还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德国人均每年消耗一百多升啤酒,属世界之最。在柏林不光可以喝到品种丰富、口味纯正绵长的啤酒,这里的下酒美食也非常值得推荐,其中最有特色的就是德式大肘子(大餐馆里叫Schweinehaxen,北部小地方也可能写作Eisbein)和炸猪排(Schnitzel)。在此推荐三家好吃的当地特色餐馆,“常驻代表机构”(Standige Vertretung “StaV”)、Tiergartenquelle、Restaurant Louis,前两家是肘子做的最好,最后一家是猪排做的最好。这几个餐馆算是个人比较再加上柏林当地朋友同事推荐的综合结果。另外,第一家餐馆还是曾经的“酒馆政治”中心,墙上挂满了珍贵的照片,喜欢了解柏林近代历史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三家餐馆都在主要城铁站附近,交通非常方便,下了城铁还可以一路欣赏柏林的涂鸦艺术。除了著名的柏林墙,地铁站和非商业街区有着最多的涂鸦艺术作品。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冷战、东西德分治,这里为艺术创作积淀了丰厚的土壤。经济低迷期出现的大量空厂房、工地,让大批才华横溢的民间艺术家得以在此抒发情感或坚持抗争,形成了自由开放的近现代艺术创作氛围。涂鸦艺术的发展把当时萧条混乱的柏林变成了充满活力的街头文化中心。柏林的涂鸦文化一直延续至今,几乎占据了每一寸空白的墙面。涂鸦多到什么程度?著名的柏林科技大学的教学楼的厕所里的每扇门上都有涂鸦。当然,也许有的涂鸦质量并不高,也许你也不喜欢喝啤酒,但是柏林依然值得探索,这里还有很多有趣的内容,吸引着人们去了解它那深沉的外表下舞动的灵魂。


感谢关注和喜欢!最后再推荐一下我两年前写的一篇柏林图文:

柏林小记:深沉的背影

哥本哈根:时光流远,幸福沉淀


哥本哈根是丹麦的首都,也是丹麦最大的城市,这里有全国五分之一的人口。哥本哈根没有伦敦巴黎那么拥挤,也没有北欧城市那么冷清,是一座非常“温和”的大都市。说哥本哈根“温和”,除了有北欧靠南的地理位置,适当的人口密度,还有冬暖夏凉的气候条件和这里温暖和善的风土人情。从下飞机坐城铁到市中心,一路上就不停的有人冲我们微笑示意友好。心想现在不是父亲那个年代很少见到中国人跑到欧洲了,怎么还是这么的好奇和友好。然后”恍然大悟”,之前在旅游资料上就看到哥本哈根是全世界幸福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居住幸福度在短时间内体会不到,但哥本哈根确实是我见到陌生的微笑最多的欧洲城市了。郭沫若也曾在诗中写道“北欧风物今观遍,民情最美数丹京”。同在北欧,这里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反差很大,回想当时在斯德哥尔摩接触到的人都很冷淡,甚至是不友好,当时觉得斯德哥尔摩一定是全世界人民最不幸福的城市之一了吧,结果回来一查才发现它竟然也属“世界幸福度最高的城市之一”。这段彻底垮了,继续我们的主题,斯德哥尔摩,不对,哥本哈根是一座幸福快乐的城市。这里人民受教育程度很高,一路从首都走到偏远小城,基本没接触到不会说英文的人。哥本哈根市民的生活方式也非常健康,不论贫富,很多人都以自行车做为交通工具。这里汽车很少,马路上自行车的数量跟走路的行人差不多,被称为“自行车之都”。哥本哈根非常适合骑行,除了健全的城市自行车专用车道,甚至还设有外城到市中心的“自行车高速”。


在哥本哈根,现代与自然交融有度,古老与神奇经常出现在某个街巷转角。这里有许多宫殿、城堡和古建筑,但是景点的密度并不高。这几天,我们游览了大部分主要景点,包括阿美琳堡王宫(Amalienborg Palace)(p6-7),蒂沃利花园(Tivoli Gardens),格伦特维教堂(Grundtvig Church),哥本哈根歌剧院(Copenhagen Opera House),市政厅(City hall)(p2),救主堂(Church of Our Saviour),被称为“黑钻石”的丹麦皇家图书馆(Library Det Kongelige Bibliotek)(p8),圣阿尔班教堂(St. Alban's Church)及其所处的“花园小岛”。此外哥本哈根还有很多漂亮的街巷,比如Magstræde(p5),现代建筑,比如Axel tower。还有热闹的新港运河(Nyhavn),两岸建筑非常漂亮,适合散步用餐、享受午后时光。最后还有吸引了大量游客的“小美人鱼”铜像。它基于安徒生童话中的形象塑造,位于哥本哈根朗厄里尼港湾的长堤公园中,是哥本哈根的城市象征性雕像。“小美人鱼”曾被当成“国宝”送至上海世博会中参展,这个“国宝”并非价值连城,确是一个城市的精神寄托。故事中的小美人鱼,优雅善良带着忧伤,我印象中的哥本哈根,善良优雅,却非常快乐。时光流远,走过黑暗和绝望,唯有幸福在此沉淀。


很多照片在一篇文章里放不下,等奥尔胡斯和赫尔辛格写完,还会再补一篇丹麦拾遗。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喜欢!

里伯:童话开始,时间停止


日德兰半岛西海岸的里伯(Ribe),是丹麦最古老的城市。到这里时我们住在外围一片现代的别墅民宿中,随手翻看房主留下的旅游手册,照片插图很少,于是只知道它历史悠久,并没有过高的视觉期望。都说丹麦是童话王国,于是就看到大家在游记中放大自己的感官,笔下的空气都清凉的像一枚薄荷糖。其实一路走来,也只是隐约看到童话的影子,离想象中或见到过的几个童话之城相去甚远。当然,不如童话一般美丽并不等于不喜欢不有趣,丹麦虽然是安徒生的故乡,但安徒生也不只在丹麦进行创作。后来来到里伯,算是终于看到丹麦的童话“担当”了。


里伯老城区的优雅安静令人意外。去过几个“世界最美小镇”了,这里也有一样的感觉,不同的是这里人极少,安静的环境更能让人仔细品味这里的一切。里伯的古老非是年高力竭,处处断壁历史,除了市中心大教堂凹陷下去的地面,这里无一处颓桓蓬蒿,古老的建筑也如安徒生隽永的童话,历久弥新。中世纪北欧风格的街巷有着干净清透的色彩,绵延起伏,纵横交织,从各个方向汇集到市中心的教堂广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空旷的市中心广场!不在冬季,不在凌晨,讲话还能有回声。


在傍晚时分拍摄城市、街区类的场景,我经常会架上三脚架通过增加曝光时间让照片更加清晰,在长曝光中,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都变得模糊了,我们看着、感受着时间流过,周围的一切随波远去,由东到西。如把时间比作流水,大城市就像在一片海洋之中,周围的一切都在迅速的改变,小城镇则像一处浅滩,街巷是河道,人群随波流淌,两侧的房舍伫立于时间的岸边,不知道大家是否在某些城市旅行中有过这样的遐想。最后到了里伯,人群也不见了,没有一个参考点,这样才感受不到一丝时间的存在。

欧登塞:童话诞生的地方


欧登塞(Odense)是丹麦第三大城市,也是我在丹麦最喜欢的一个城市。表面上,市中心依旧是标准的欧洲老城区配置:广场、市政厅、教堂、剧院、老房子,略显平淡。实际上却是非常热闹有趣。欧登塞市中心的热闹不是那种游客多的热闹,游客和当地人走在街头是能分辨出来的,这里有一种家家户户在茶余饭后都出来聚在广场上聊天的气氛。市中心有很多音乐演奏,有的还用了高分贝扩音器,走出几条街道才感觉声音渐小,但是很快就又有其他演奏声加了进来。当时下午看到市政厅外面在搭有布光的舞台,晚上回来路过,就席地而坐看了一会儿,听起来像是黑金音乐的表演(图七)。除了市政厅这里,路上还遇到一处人特别多的地方,观察了一下发现也是某公园音乐会。一连两天在欧登塞市中心听到各种音乐演奏,就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确定当天当周当月都不是什么音乐节,看来音乐发烧算是欧登塞的一个特色吧。走出中心城区,外围则更具北欧风情,简约又有设计感的现代建筑搭配着高对比的纯色调(图一、三、四),行人变得极少,径直穿过宽阔的马路,耳边只有风声和鸟鸣(图二、六)。再说到吃的,丹麦的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推荐,不过吃饭的去处有个推荐,经实践,特别发现丹麦每个城市都有一两处“街边大排档”,在欧登塞我们也按照惯例google了odense street food,只有一家,叫Storm Pakhus,是这次去的几个城市里最好的一家大排档(图八),里面有各国特色小吃,价格也相对便宜。位置在刚出市中心,中央火车站的北边一点。此外,欧登塞往南三十多公里还有一处庄园城堡叫恩斯戈夫(Egeskov)。它是欧洲保护最好的岛上城堡之一,除了城堡内大量的壁画、文物收藏,外围还有精美的园艺和娱乐设施,非常适合亲子游,庄园里有汽车博物馆、露天迷宫、高空索道、还有在花园里挡路的孔雀,可以让孩子高高兴兴玩上一整天。欧登塞是安徒生的故乡。安徒生故居所在的那个街区,后来经过重建依然保持着十九世纪初的样子,现在多了纪念品商店、博物馆,还多了络绎不绝的各国游客。来到欧登塞,也是为了看看这个童话诞生的地方。

罗马:彩色的回忆(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链接:罗马:彩色的回忆(第一部分)

剩下的图:

p1:拍摄于Piazza Venezia楼顶平台

p2:Roman Forum

p3:许愿池Fontana di Trevi

p4:Trajan's Column

p5:Castel Sant’Angelo

p6:Campidoglio

p7:圣母玛利亚大教堂

p8:Gianicolo Hill

英格兰从北到南


越熟悉的地方越不知道拍(写)什么,翻出来十张几年前的照片更下博客。

p1-3:湖区国家公园

湖区位于英格兰西北地区,由连绵的山峰和十六处湖泊组成。其中最大的温德米尔湖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每年有近千万游客前来,后因过度开发,反而没有北边几个小湖更加天然、有吸引力。Keswick位于湖区正中央,也是最大的镇子,住在这里方便去周围各个湖泊游玩。离Keswick最近的湖叫Derwent water,周围有大型铅矿,是世界上最早的石墨铅笔的发源地。Keswick镇中心有一个有趣的铅笔博物馆,展出世界顶级的Derwent牌彩色铅笔。

p4-5:切达峡谷(Cheddar Gorge)

切达峡谷位于Mendip丘陵国家公园,切达小镇附近,其实峡谷本身的形状也有点像一块块的切达奶酪,为英国第二大自然奇观。站在峡谷上方可以远眺切达镇上一片朱红色的屋顶。切达峡谷曾被发现有英国最古老的完整人类遗骸,距今有九千余年。

p6-8:巴斯

巴斯是英格兰东部城市,起源于古罗马温泉浴场,后于十八世纪由英国人约翰·伍德父子进行了完整的设计和建设,目前是英国唯一座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巴斯市依山而建,被乡村田野环绕,地势起伏,市中心有River Avon缓缓流过,统一黄褐色调的建筑错落有致。除了气势恢宏的皇家新月楼和巴斯浴场,值得一看的地方还有普尔特尼桥(Pulteney Bridge)、亚贝教堂、巴斯议会厅、维多利亚艺术馆、简·奥斯汀纪念馆,山顶则是巴斯大学的所在地。

p9-10:侏罗纪海岸线

侏罗纪海岸线由英格兰东南部Devon一直延伸到西南部Dorset,全长一百五十余公里,记载了一亿八千年的地质历史,也是世界文化遗产。这里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地理结构和海岸线风光,还曾被找到各种奇妙的远古生物化石。

罗马:彩色的回忆(第一部分)


意大利现在的样子有好有坏,有时候文章写到意大利会忍不住吐槽一下,可还是会一次又一次来到这里。这是一片被上天眷顾的土地,北方有多洛米蒂壮美的雪山湖泊,南方又有西西里如画的阳光海滩。除了自然的馈赠,这里还流淌着昂扬的历史,每一个城市都承载了艺术大师的世代雕琢。这次来到了伟大的罗马。


罗马的伟大,在欧洲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城市可以与它共享这个修饰词。每一个朝代的杰作在这里都几乎完好的被保留了下来,与熙熙攘攘的来往游客时空对视。罗马是意大利的首都和最大城市,是世界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也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永恒之城”。罗马始建于台泊河山冈之上,几度毁灭与繁华,积聚了千年的历史遗迹,成为了现在的世界历史文化之都。罗马老城区占整个罗马市区的一半,西至梵蒂冈(罗马教廷所在地),汇集众多规模宏大的古代建筑,如著名的万神殿、古罗马竞技场、Roman Forum、图拉真柱、Piazza Venezia、圣母玛利亚大教堂、Ponte Umberto bridge、圣天使大桥等。


在这里几天的游览都是步行。罗马市区太热闹不适合开车,公共交通也不必要,因为每一站都是“景点”,即使走的远了,回程也不会枯燥。街上的行人估计得有一半是像我们一样的游客,虽然有时拥挤,也给这座古城增添了不少活力。主要景点道路两侧经常有演奏乐器、写生卖画和表演杂技的街头艺人。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如在两个不同的景点有两个“画家”在用颜料假装描着两幅相同的“风景画”并且售卖其他的“作品”。看到假的我们也不会轻蔑或讥笑,众生百相,在罗马街头,如同在看一副很长很长的四维风俗画:时光放慢了,有雕栏玉砌、悠扬的音乐、色味俱佳的披萨意面,也有千年后的人潮百态。


如大家所见,罗马在我的照片中是色彩缤纷的。它不是一座古老已经荒废的空城、也不是没有色彩、空虚颓废的历史堆砌。这里的每一扇旧窗户、古雕铸,还有宽阔的石子路、斑驳的老城墙,在当下还精神抖擞、热情活跃。它们曾见过多少摩肩接踵、人来人往,到今天一如百年老店不改热情洋溢,接待络绎不绝的游客。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们会被浸染吧?所以罗马人民总是阳光自信。在这个城市旅行的游客也会被影响吧?所以才有这些彩色的回忆。


第二部分链接:罗马:彩色的回忆(第二部分)

梵蒂冈: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梵蒂冈是世界上面积最小的国家,在意大利罗马市内西北角偏居一隅。梵蒂冈为天主教会圣座及罗马教廷所在地,由天主教圣座直接统治。梵蒂冈虽小,却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信仰中心,与一百八十个国家有正式外交关系。梵蒂冈没有军队,防务由意大利军队负责,教宗本人的安全由瑞士近卫队士兵负责。天主教教宗虽是狭义上的梵蒂冈元首,但他宗教领袖的身份却远远超越这个小国的影响力。作为一个超越国界的领袖,“神的使者”,其影响力甚至凌驾于美国政客之上,曾有报道众议院议长在得到教宗接见后也会泣不成声。

梵蒂冈的主要建筑有圣彼得大教堂、圣彼得广场、梵蒂冈博物馆。圣彼得大教堂是世界上最大的天主教堂之一,与天主教历史上很多事件都有直接关系。整个建筑气势恢弘,由众多建筑师艺术家共同打造,内部保存有米开朗基罗等雕塑大师的壁画与雕刻,历史上众多教皇的陵墓位于教堂下方。与一般教堂不同,进入圣彼得大教堂的游客会受到衣着、交谈音量上的限制,以维护其神圣庄严的意识形态。大教堂正对着圣彼得广场,在教堂的穹顶观景台上可以俯瞰整个广场及意大利罗马市区。圣彼得广场于十七世纪由贝尼尼设计,周围由圆柱走廊围成巨大的钥匙形状。每天从上午开始,排队进入大教堂的游客,便要在广场上围成两三排的大圈。广场中央是梵蒂冈方尖碑,高二十五米,于公元四十年由埃及运至梵蒂冈,每年冬天还会有一颗巨大的圣诞树在旁边与其相伴。除了大教堂,梵蒂冈博物馆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博物馆之一,于十六世纪创办,藏品是罗马教廷多个世纪累积的成果。博物馆每年有近千万人次的参观量。著名的馆内建筑有西斯廷礼拜堂、拉斐尔画室、梵蒂冈画廊等,这里不做详细介绍了。

梵蒂冈虽然地处意大利罗马城内,居民、游客互通,在治安管制上感觉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比如几乎在罗马所有景点都有很多强行贩卖手串等小商品的黑人。他们先跟游客搭话,以“你来自哪里”做为开头,然后卖给你一个手串,或者先假装送给你然后由同伙过来收钱,一旦被锁定目标,其实你接不接话他们都要过来强卖一番,烦不胜烦。当时在罗马游览最开心的一天是个雨天,强卖小商品的黑人都没出来活动,看来他们还是比较懒的。有一天还注意到一个比较不会搭讪的小黑,跑过去找一个欧洲游客“你来自非洲吗”,游客很无奈“呵呵,我也希望是~”,之后依然是一番纠缠。梵蒂冈内就不太一样,按理说梵蒂冈算是罗马的一个“大景点”,不过梵蒂冈警察会进行管理,有时能看到“不怕死”的过来卖,被警察强硬的押出去,对围观的游客来说算是大快人心了。

最后再聊聊宗教,近年来的一些想法。中学时曾读梁漱溟的《中国文化要义》,此后一直是高屋建瓴的认定宗教即统治方式,无神论思想根深蒂固。现在越来越愿意去理解和接受一些宗教理念说法,虽肯定无法排除有心人对宗教的利用,但也感觉宗教不全是治世产物,正如“盲人摸象”,有看不到四维空间的人类感悟到的大象的一只脚,理解一二获益匪浅。当然中国文化要义本是梁以儒家思想观世,不明儒学所重便强行理解则难免偏见。各大宗教都有其开导世人,思考人所未见的本质,秉持善念、尊重理解,天主教义上的敬畏、真诚、容忍,佛教上的戒贪嗔痴慢疑,近年来很有体悟。回想这些年身在国外,有时会被亲朋询问某些微信消息真伪,有时会对照自己父母家庭的问题反思自身,抑或最近也开始思考孩子教育方式,感觉中国传统的家庭教育方式忽视的一些东西,对执迷、容忍、明理缺乏引导,在这种教育环境下长大的一代又一代“中毒”很深。人类不能完全认识自然世界,世界本身是不可知的,人们或许不认可宗教意义上的规则制定者,我们所需要的其实是精神的指引,神而明之,存乎一心,善恶之间,唯己一念。

冰岛逆时针环岛(第四部分)


两年前冰岛的图,最后一组。

之前发布的

第一部分链接:冰岛逆时针环岛(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链接:冰岛逆时针环岛(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链接:冰岛逆时针环岛(第三部分)


部分还记得的拍摄地点:

p2p5在Vesturhorn东边

p3在Vik小镇附近的黑沙滩

p4是Djupalonssandur附近的cave

p6是Kirkjifell草帽山

p8是Fjaorargljufur峡谷

法国鲜花小镇:埃吉桑(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链接:埃吉桑:岁月苍穹,鲜花如繁星

科尔马的小木屋

由自然木柱或长板组成框架,再由石砖或碎石填充墙面,这种房子俗称为木筋房,起源于十二世纪,以德国为主,普遍分布在西欧和古代日本。西欧的木筋房有着各式各样的花纹和色彩鲜艳的墙面,又常伫立于羊肠小巷两侧,掩映在鲜花和绿草中。法国东部的科尔马就是这样一个以木筋房为主的童话小城。科尔马市内风景秀丽,地势平坦,有运河自西南向东北流入莱茵河,河水平静清澈,时有花船经过,疏影横斜。蜿蜒的石子路连接着多个小型广场、集市、教堂。科尔马建于公元九世纪,历史上曾属德国,于十七世纪割让给法国,十九世纪割让给德国,二十世纪初回归法国,二战时归德国,二战后又归属法国至今。都说混血的小孩儿比较好看,现在的老城区基本未受战争破坏,保存了各式各样的德式木筋小屋,又被浪漫的法国人粉刷一新并摆满各色鲜花,幽幽窄巷,暗香浮动。

科尔马近年来开始发展旅游业,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经市长宣传,不少粉丝得知娱乐节目《中餐厅2》正在这里进行拍摄,于是此行在科尔马遇到了众多国人。节目组雇佣了不少当地安保人员,遇到未携带法国“朋友”前来的国人则不允许靠近,对外宣称客满。拍摄地点离我们的住宿很近,每天都能看到聚集在摄影机后面的国人粉丝。虽然明知是为节目效果,不过多少有点被歧视的感觉,加上个人对娱乐明星实在提不起兴趣,经过时一眼都没往里面看。在童话自然里,拍戏的却是让人出戏。

巴塞尔和毕加索的故事

巴塞尔是一个多元化、国际化的大城市,人口数量位列瑞士第三名。地理上,位于西北角的瑞法德边境,机场的名字以三个国家边境临近的大城市命名Basel-Mulhouse-Freiburg,中央火车站也有三个,从瑞士来的叫Basel-SBB,法国来的叫Basel-SNCF,德国来的叫Basel-Bahnhof。历史上,公元四世纪曾为罗马驻军地,后归属法国,又被罗马占领,然后归属德国,最后于十六世纪初加入瑞士联邦。曾出过八位数学家,包括大名鼎鼎(在我们这个专业)的伯努利和欧拉。

巴塞尔旅游景点多集中在老城区,以教堂广场为中心,几条繁华热闹的小巷连接着市集广场、市政厅、一直到西城门,中间有塔楼、钟楼、拱门、大量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复古建筑、露天剧院、还有摆满鲜花的阳台和工整别致的文艺复兴式窗户。巴塞尔大教堂建于十二世纪,期间经损毁修复保存至今。大教堂的一对尖塔则是老城区的最高点,沿着狭窄吱呀作响的老旋梯可以登上两座塔顶。这里视野极好,既能一睹巴塞尔市全貌也可以远眺法国的大小城镇乃至德国的黑森林。

巴塞尔是个工业城市,却也注重绿化,加上悠久的历史建筑,蜿蜒穿过市区的莱茵河,还有四十多家博物馆美术馆,巴塞尔市民更乐以“艺术之城”自居。巴塞尔美术馆是世界上最好的美术馆之一,收集了大量古代名作和近代大师作品,包括荷尔拜因、莫奈、伦勃朗、荷德勒、莫奈、塞尚、高更、毕加索、夏加尔、克勒。上世纪六十年代巴塞尔政府还曾举行市民公投以“建造两座养老院的价格”(八百四十万瑞士法郎)从因航空索赔而出卖私人收藏的巴塞尔人斯特赫林手上购买了两幅毕加索作品。当时巴塞尔市的青年和“老年”阵营出现了重大的分歧。后来八十六岁高龄的毕加索被巴塞尔的公投触动,又额外捐赠了两幅作品(此前也曾捐赠过两幅作品)。这事后来被传扬为“巴塞尔奇迹”,是巴塞尔青年的胜利,民主的胜利,也是巴塞尔艺术上的胜利。

走在湖边的小路上(瑞士Part 2)


闲聊两句瑞士和旅行:有时候国家的发达,不一定是经济和科技上的领先,社会、人文上的发达则更值得骄傲。这样的氛围尊重每个自由的个体,形成平衡又开放的秩序。对立的事务不相矛盾、没有伤害,反而共同发展、相得益彰。欧洲有很多名胜古城,传统文化、建筑不因现代化建设的需求而被挤压摧毁,城市发展也不会因为保守而变得凋零破旧。瑞士在旅游业的发展上也深谙此道,风景自然和人工建设并行不悖。良好的风景气候,加上现代化高层生态建设。让游客在欣赏美景造化的同时,总能享受到舒适便利的起居。旅游业的发展让不同的文化交融理解,放下历史的怨恨,与自然亲密的接触,让我们的思维不再被书本禁锢,愿我们的梦想不再被生活束缚。在瑞士,我们看到一批批的年轻人翻山越岭探寻世界,也看到更多的老年人走在湖边的小路上,不知道他们在年轻时去过什么地方,在这里应能与这世界做一次壮阔的挥别了吧?


P1: Mount Pilatus

P2-3: 苏黎世

P4-6: 卢塞恩

P7: Oberhofen Castle

P8: Wengen

P9: Interlaken

P10: Iseltwald


瑞士旅行图文的其他几个部分在这里:

Part 1: 路过青山和绿水 (瑞士Part 1)

Part 3: 瑞士:莱芒湖小记

路过青山和绿水 (瑞士Part 1)

拖太久没有整理的照片几乎要忘记地名了。好在也不太需要记得地名,大夏天里的瑞士,走到哪儿都是青山绿水。

P1: Iseltwald

P2: Spiez

P3-5: Oeschinensee

P6-8: Adelboden

P9: Lauterbrunne

P10: Grindelwald


瑞士Part 2 已经整理好了:走在湖边的小路上(瑞士Part 2)

还有三年前在日内瓦和莱芒湖附近的文章链接:瑞士:莱芒湖小记


斯京小记


斯德哥尔摩是瑞典的首都和最大城市,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干净、富裕,但并不是繁荣或者现代。斯德哥尔摩躲过了十九世纪的战争,完好的保存了诸多建筑、名胜。没有大牌古迹,也没有因为高度发达的经济而带来的高楼大厦。市区分布在十几座岛屿之上,由七十余座桥梁相连通,并不让人感到是在岛屿之上,风景秀丽,又有良好的艺术氛围。从市政厅塔楼上可以俯瞰整个老城区。斯德哥尔摩拥有众多高科技公司、世界银行、还有世界最大的宜家超市,以旅游业服务业为主,几乎没有重工业。此外,斯德哥尔摩还有被誉为“世界上最长的艺术馆”的地铁站台,每一站都有不同的主题,非常有趣。

德国西部的城堡之旅


两年前从慕尼黑去斯图加特的链接:德国南部城堡之旅 

两年后又穿行德国西部,从Bingen出发沿着莱茵河一直到Koblenz,每隔2公里左右就有一座精美的城堡,于是沿途拍了几个地方。(按路线顺序)Klopp Castle,自带观景台可以俯瞰Bingen小镇全景。Romantik-schlolb burg rheinstein,在公路旁边有停车场和步行缓坡可以上去,到了城堡继续沿foot path前行不远还能到达一个叫watchtower的塔楼,回身能看到城堡全景。Burg sooneck比较高,只在下面看了一下。Burg Pfalzgrafenstein在莱茵河中央的小岛上。Katz castle,在Sankt Goar's coast对面,城堡脚下还有一排各种颜色的小房子。Burg Stahleck Bacharach,在一个名叫Bacharach的小镇上,小镇由一条主公路贯通,沿途都可以停车,下来之后一侧是各色漂亮的小房子和城堡,一侧则是绿地、儿童游乐场和莱茵河。在这里散步休息,还可以看到河对岸的Lorchhausen小镇和远处的高山。Burg Thurant位置较高,不过可以一路开车上去,在城堡脚下还可以俯瞰所在的Alken小镇。最后是Eltz castle,隐于山林之中,溪流环绕,从每个角度观看都很壮观。

岁月静好卢森堡


提起卢森堡,印象中就是个袖珍小国,首府同名卢森堡,在市区里转了两天才发现这个首都的面积一点不输给欧洲其他国家的首都。卢森堡市中心是老城区,老城区外面是各种商业大楼、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和一些文化景点,再往外还有无限延伸的居民区城郊。如果再开车几十公里能到达卢森堡遍布全境的各大城堡,比较有规模的城堡大概有十几处,风景都很好。东南边陲还有一个小镇叫申根,就是大家去欧洲用的申根签证的“发源地”,位处卢森堡德法边境,一条安静的小河、几处酒庄、小巷里稀松的行人就是申根的“全部”了。“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不光是申根,卢森堡市区也是这样的感觉,它有着大都市首府的一切特点,除了喧闹和拥挤。照片不多,前三张卢森堡市,后三张申根小镇。

波罗的海三国(3/3)之爱沙尼亚


这里是立陶宛的游记链接:波罗的海三国(1/3)之立陶宛

这里是拉脱维亚的游记链接:波罗的海三国(2/3)之拉脱维亚


爱沙尼亚起源于十二世纪,与另外两个波罗的海国家的命运相同,都是先后被不同国家统治,直到1991年再次宣布独立。爱沙尼亚比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都更为富裕,被世界银行列为高收入国家。然而欧洲的情况往往是人民富裕但政府并不富裕,这里的一些基础设施比如公路的建设还是需要欧盟赞助。记得从塔林往东开车的一段公路边突然立着巨大的欧盟图案,心想不是开错路要误入俄罗斯海关了吧,再细看才发现上面写着这条公路funded by欧盟,就好像我们做科研发布文章要在acknowledge里写上项目资金来源,不禁会心一笑。爱沙尼亚也是世界空气质量最优的国家之一,这里的海洋性气候和英国非常相近,温暖湿润。而且爱沙尼亚的森林覆盖率有48%,自然生态系统保持的非常好,城市间的高速公路经常要穿过茂密的森林,然后眼前豁然开朗,到达目的地。

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Tallinn)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隔海相望,交通非常方便,可以乘船往来。塔林的老城区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以Toompea hill上的托姆别阿城堡为中心又分为古代上流社会所在的上城区和平民所在的下城区。塔林三面环水,加上始终保持着中世纪色彩的老城建筑,古朴悠扬中更添一分神秘。总体来说街上的行人很少,道路干净宽整,延续了北欧的城市风格。塔林的中心地带则非常热闹,这种热闹不是令人厌烦的拥挤,而是一种“看车水流殇,任时间静静流淌“的安逸。夜幕降临,酒馆、小店的灯火燃起,老城区的艺人也会走上街头、吹拉弹唱,为远近游客助助兴。还有一位穿着复古服装的小生在酒馆门口卖糖炒花生,我买了一包,又拍了照,他就一动不动的站着等。这里因为地势起伏,所以市内有很多高点可以一睹全貌,比如Patkuli Viewing Platform (Toompea),Kohtuotsa viewing platform,Piiskopi viewing platform,city hall tower,nighthood house,St Mary's Cathedral,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还有一些现代酒店的高层咖啡厅。这几天我总是很早出门再待到很晚,由日出到日落,看看这个时代的繁华与阡陌。This is the times we had。

除了塔林,爱沙尼亚西南的Saaremaa岛和东南部的塔尔图(Tartu)都是值得一去的好地方。塔尔图是爱沙尼亚第二大城市,五世纪建立的要塞。在Tasku商场的顶层可以看到城市全景,虽然就在入住的酒店对门,不过由于开放时间的原因,这次没能如愿上去。在爱沙尼亚东边,还有一个城市叫拉克韦雷(Rakvere),风景秀丽人口很少,这里的拉克韦雷城堡很适合登高游览、休闲散步。再往东到爱沙尼亚边境的Narva城,可以与俄罗斯隔河相望,到这城市的第一感觉好像是回到了80年代的北京大街,气温骤降、路很宽车不多、商店市集就开在7、8层高方方正正的居民楼下面,唯一不同是街上行人的面孔。走到城市东边,城堡、草坪、游客则开始提醒你这又回到了欧洲。在Narva河岸散步的感觉很奇妙,左手东边是爱沙尼亚,右手西边是俄罗斯,远处的一号公路桥便是两国海关,桥上除了货车还有拖着行李相对步行入关的人们。

爱沙尼亚人与拉脱维亚、立陶宛相比更加和蔼友善,整个旅行没有出现不愉快的事情。在Rakvere住宿的房东老夫妇一句英语不会,却能交流的非常融洽,临走还摘了一大箱自家种的水果送我。这三个国家由南向北,不光是地域,人与人接触的感觉上都会感到明显差别,或是俄罗斯作风、或是北欧作风,其实这些都是旅行的乐趣所在。

感谢大家关注!

微博:@摄影师陶羽

图虫:sojourner_UK

波罗的海三国(2/3)之拉脱维亚


这里是立陶宛的游记链接:波罗的海三国(1/3)之立陶宛

这里是爱沙尼亚的游记链接:波罗的海三国(3/3)之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在加入苏联后于1991年重新独立建国。国土地貌以平原为主,森林覆盖率有44%。人口上,俄罗斯人口在这里的占有率比立陶宛少一些,比爱沙尼亚多一些。其首都里加(Riga)位于波罗的海中心地带,是重要的海港,也是波罗的海三国中最大的城市。里加在1201年被建为要塞,老城区有八百余年历史,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和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同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里加虽然历经战争,老城区却仍保存完好,各大教堂、城堡、中世纪会所都可参观游览。

这次旅行中,拉脱维亚只去了首都及周边地区,主要时间都在里加开会。会议所在的Radisson Blu酒店26层有个三面玻璃的酒吧,欣赏整个里加的夜景则最合适不过。另外里加的Church tower和“里科院”观景台都是市内的高点,可以俯瞰新城、老城和整条Daugava河。

里加往西不到40公里是著名的尤尔马拉(Jurmala)海滨,有绵延30多公里的白色沙滩。往东不到50公里是拉脱维亚另一个旅游胜地,锡古尔达(Sigulda)。锡古尔达位于皋加河河谷,被当地人称为拉脱维亚最美的地方,有古特玛尼斯岩洞和托雷达红砖城堡等旅游景点。另外不得不提的是位于里加郊区的民俗村,保留了18、19世纪拉脱维亚的乡村生活环境和民房建筑,现在已经是一座占地巨大的露天博物馆,休闲参观都很适宜。

拉脱维亚民风感觉比立陶宛“正常”不少,跟大部分欧洲国家没有什么区别。虽然新城区有很多破旧的建筑,不过整体感觉很好,旧而不乱,路面非常干净,人不多。里加的中餐馆推荐一家叫China garden的,比穷游上推荐的老上海便宜很多,能点的菜式更多,地点也更方便,我们一家直接在这里连吃了一个多星期。


这里的介绍比较简短,欢迎大家关注下一篇爱沙尼亚的游记。

微博:@摄影师陶羽

图虫:sojourner_UK

1/2 下一页